"寶貝, 妳先自己躺好!

媽媽要來打蚊子, 不然妳的臉又要被叮好幾個包了"

我在房間裡認真地偵測蚊子的蹤影,

孩子也起身湊著熱鬧 抬頭東張西望 想幫忙

幸運地  不出幾分鐘, 我的快掌擊斃了第一隻蚊子  

"今晚 孩子終於可以免於蚊子的親吻了!" 的念頭才閃過   

孩子突然大叫 "媽媽, 那裡還有一隻"




不如第一回的順利

這第二隻蚊子 顯然狡猾許多

可是花了我比打一隻快一倍的時間才把牠擊落  


連看著媽媽兩次快掌擊落蚊子的一股狠勁,  

我想 在旁觀火的孩子一定印象深刻 心生佩服

不然她怎會在我打完蚊子後,

脫口對我說出   "媽媽很溫柔, 可是對蚊子好兇喔!" 這一番話呢?

(她這裡說的溫柔應當是比較級, 應該是說比起爸爸好些)




好了  惱人的蚊子解決了

那今晚應該可以安心入睡了吧 

不! 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孩子的睡意大概早在觀賞大腹便便的媽媽與蚊子對戰時消散了



躺著的她 精神抖擻

開啟了一連串關於蚊子的話題 ~


她問我 "媽媽, 我們去找可以吃蚊子的動物 好不好?" 

"這樣我們就不用一直打啦!"

我問 "那妳覺得有什麼動物會愛吃蚊子呢?"

"青蛙吧!" 

"那我們養一些青蛙來幫我們吃蚊子好了" 她回答

我故意逗著她說 " 那我們家不是整天聽著青蛙呱呱叫, 會不會太吵了?" 

 

聽著我的質疑, 她馬上改口說 "那不然用殺蟲劑好了"

"哇! 殺蟲劑很毒喔!

搞不好沒殺死蚊子, 我們人都中毒了"

對於她的提議我感到有些意外, 因為我們好像從沒在她面前使用過殺蟲劑這種東西哩

"找安全一點的殺蟲劑嘛!" 孩子緊接著說  


.................... (一陣寂靜, 媽媽壓抑的不耐隱隱發作中)


等不及早想匆匆結束今晚蚊子話題的我回應, 

好奇寶貝又問了 " 媽媽, 叮我的蚊子 是不是蚊子寶寶啊?"

" 蛤?" 我還沒會意過來

"我猜 叮爸爸的蚊子是蚊子爸爸, 叮媽媽的是蚊子媽媽, 所以蚊子寶寶叮我"

我隨口應答著  "有可能吧!"  



拍拍孩子的背, 我催促著她入眠

只希望她能早睡些, 多睡一點

不然 我還真享受與孩子間的親密睡前對話  

哪怕是天馬行空的問題

亦或是學校生活瑣事的分享

點滴都珍藏在我心裡的一個角落 

不時把它們從記憶裡提取 回味再三  

 

   IMG_4910.JPG  

    

 

 

aprilq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