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在多倫多旅遊 與同行好友在咖啡廳閒聊回顧著當日旅遊趣聞

一幕景象吸引了我的目光

一直以來 我珍藏著當下目擊時的悸動

並渴望著將來能實現如此小小的心願

           ---------------------------------------- 

在年輕人充斥的咖啡廳內 一對約莫七十多歲的東方老夫妻緩緩地牽手走進來

倆人挑了個閒靜的角落坐下  點了咖啡與蛋糕

彼此的交談雖然不多 但默契與情意不著痕跡 又含蓄地流露在互動中  

這樣的畫面是令人欽羡的 

人生走到此 或許早不識濃情蜜意是何滋味

但身旁仍能有個心愛的人陪伴

一起散步 一起鬥鬥嘴  一起喝杯茶 應該就是再奢侈不過的幸福

 

「家庭烏龍院」終於開張   首篇想要記錄的就是如此的情感

一種屬於老夫老妻的生活樂趣

想當然爾 主角是我家中兩對結緣超過三十年的公婆與爹娘

 

公與婆

事件一: 知音難尋

某日 先生關心著婆婆的腳痛

於是 問道"妳腳還痛嗎?"

婆說" 痛呀! 老毛病了"

先生說 "那最近怎沒聽到妳嚷嚷呢?"

婆說" 你爸又不在家 我喊給誰聽呀!"

哈哈 原來如此

要有個知音 說才會變得有趣嘛  是不是這樣呢?


事件二: 豆漿要等

婆問公說 "ㄟ 你怎麼沒買到豆漿 就跑回來呢?"

公說 "小姐要我等一等 所以我等五分鐘後再去"

婆狐疑地回答 "喔"

過一會兒 公公又報到去了

小姐又問他 "要 淡.... 的嗎?" 這回公公終於忍不住問她  還要再等喔

小姐才恍然大悟 原來她問公公是否要 ”淡”口味的豆漿

但公公聽到的是 "要等 (以台語發音)"  

從此 這件事就成了倆老茶餘飯後 自嘲或是被揶揄的玩笑了

 

爹與娘

事件一: 愛比賽的外公與外婆

某日 我爹娘要到家裡來看April

我娘一進門 劈頭就問"妹妹睡囉?"

我說"是呀 剛睡"

於是我娘回頭對我爹說: "剛搶贏你也沒用"

我問起  "你們倆到底在比什麼呢?"

外婆說 "我們在比誰先進門 可以搶先抱到妹妹 結果我早一步也沒用 她竟然在睡覺"

(聽說 倆人在路上 一個人說著自己跑比較快 會先抵達; 一個則自豪地說 她有鑰匙 不怕進不來)

我說 "下次請先打電話 我會先告訴你們啦"

 

事件二: 就是愛捉弄你

April的外公常在逗弄著April時跟外婆說 "唉呀! 這小女孩比她媽咪小時候可愛呀!"

"不是啦 也許時間太久  你忘記你女兒小時候的可愛啦!" 我娘試圖替我平反著說道

倆人就常這樣討論起 三十年前 他們的女兒 "我'是什麼德性

但我爹娘的結論總是 "還是April最可愛" (好吧! 我原諒你們記性真得變差了)

某日 疼愛April的我爹看到她哭 竟跟我娘說"妳看她哭起來 那個扁嘴也是很可愛耶"

外婆馬上在旁捉弄他說  "你要不要舔看看她的眼淚 可能還是甜甜的咧"

 

 

    全站熱搜

    april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