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商周雜誌裡得知娃娃活玩木頭工作室的報導後 

對於這個很新鮮的地方心生嚮往

期望著與女兒一起參與親子木工課的那一日早日到來

自己對於自然質樸的木頭的鍾愛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也來自於欣賞娃娃活倆位主人的生活理念與堅持

 


盤算著 女兒可能還需要兩三年以上的時間才有機會

一度還跟友人開玩笑  或許我比女兒有機會更早去上課 

玩笑話說完沒多久  就看到工作室真得開了成人班

二話不說   馬上報名 

由於這是 我長這麼大以來  頭一回有機會玩木頭 

興奮難掩的  渴望上課日到來的心情

恐怕就如同小一新生期待著第一天上學日一般   

 


終於等到第一堂上課日到來

亢奮的情緒 卻隨著課堂的進行慢慢消逝

倒不是課程不吸引人的緣故

而是一關關比預期中困難、 陌生的階段等著去學習克服

心情從亢奮轉化成了 一種對"玩木頭" 這回事的謹慎與敬重

 


第一堂名為"砍"湯匙的課   百分百實至名歸 

因為 我們的湯匙 真得是慢慢 "砍"出來的

(不斷顫抖的手是最好的明證)

整堂課中  不論是砍、 鑿  大炳老師不斷強調  絕對不能使用 "蠻力"去解決

用怎麼樣的態度去對待木頭 

木頭絕對也會以最 "忠實"的面貌呈現在眼前 

木頭上的刻痕 傳遞出來的訊息可不只是一個刀痕的功夫

而是下刀時的那份心意與態度 

這點  我感受深刻

 


有了第一堂課的經驗  原本以為少了 "砍"的階段 

第二堂課程 或許會少了許多需要點 "體力"的工作

但 這一切 都只是我一廂情願的 "想像"呀

木盤可是需要許多 "鑿刻" 階段的工作

這個過程可不比"砍" 輕鬆   

一個盤子的面積與深度  決定了我們需要鑿的功夫

課程過了一半  看著自己鑿不到一半的作品

腦海中只想著 "早知道就做一個小一點的盤子!"

過程中  雖然一度有如此偷懶的想法 

但當作品接近完成之際  (五個小時過去)

再疲累  還是無法掩飾看著期望中作品誕生的感動

 

兩堂課的經驗告訴我 習得的絕對不僅只於技巧 

獲得最多的  應該是對待事物的態度吧 

當然  更多了對於木作品與木工師傅的一份虔敬



老師呀  請問第三堂課  何時要開班? 

我已經等不及想報名了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圖說故事吧!  


       IMG_1298.jpg 

        原本  想要做一隻小湯匙送給女兒

        做著做著 想法不斷改變 

 

        IMG_1302.jpg 

        上頭看到的  全都是完成這麼一隻湯匙需要使用到的工具




       IMG_1304.jpg 

      拍下  正在使用"柴刀" 砍湯匙同學的畫面



IMG_1305.jpg 

最後 磨砂與上蠟 

一支非常有手感的湯匙誕生了



IMG_1598.jpg 

本來只是想做一個長形淺盤

最後 不知那來的靈感  又加上了手把



IMG_1600.jpg 

初見這一整塊柚木時 並未有 "一見鍾情"的感覺

當一刀刀刻進木頭的內部時   我發現  它的 "內涵" 比 "外表" 更美麗

裡頭美麗的木紋與質地  讓人越看越尬意  



       IMG_1601.jpg 

       「誰知盤中飧  粒粒皆辛苦」 的最佳寫照

IMG_1602.jpg 

最後  老師再用機器幫忙把外形切割出來 



IMG_2140.JPG 

(拭淚.......)

 



三言兩語 再加上照片數張  就交代完了我們耗時十小十左右的心血 結晶

果然還是寫文章比較簡單   哈哈哈

 

在哪裡玩木頭? 

娃娃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qq 的頭像
aprilqq

我愛AprilQ

april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